安徽爱国会

2020-07-18 365bet 阅读

  四月二十一日(5月17日),安徽高等学堂、武备学堂及桐怀公学学生200人和一些爱国人士计300余人集会藏书楼。陈独秀、潘王晋华、王国桢、潘旋华、葛光廷等20余人先后演说。陈独秀首先讲说:“我等今日方开演[说]会,议阻俄约事,适湖北学生转寄来北京师范、仕学二馆学生与各省学堂公函,言之沉痛,恐诸公阅鉴难周,兹特照原函讲读一遍。”

  读完,又哭着对大家说:“俄约七条,各报遍载,诸君谅已见之,其约之横暴无理处,兹略言之。

  该约第一条即东三省官制中国政府不得擅改。以本国政府改本国官制,与俄何与?其阻之者有二意:一夺中国设官之权,一阻中国革新内政故耳。

  第二条为不准将东三省开辟口岸与各国通商。通商不通商,应为中国主权内自由之举动,他国何得干涉?俄之为此者,欲独占东三省,恐他国之稍分其利益也。

  第三条为东三省矿产须独归俄人开采。一国财源,矿业居其大半;俄取东三省矿业,下啻全取东三省矣。

  第四条为铁路归俄兵保护。东三省铁道沿途已为俄兵保护,今复以此为言者,欲于铁道之地皆归俄兵占领耳。

  第五条为东三省练兵必须延请俄人。兵权占政权之大端。俄人此计,欲夺兵权,且使中国人出饷,其狡如何!

  第六条牛庄关税当归俄人管理。各省税司延用外人已为失计,然尚由私聘,非由其政府逼迫者;今俄人挟其国力以取此,是俄人直自取牛庄关税耳!

  第七条为俄于各省城设商务局。商务局所包者广,一设商务局,三省地方各事皆归彼族辖治矣。

  诚如是约,举凡政权、商权、矿路权、兵权、税权,均归俄人之手,则东三省已非我有,而且要我以设官练兵,是犹之田已卖而还要纳税也。

  我政府若允此约,各国必执利益均沾之说瓜分我中国;若不许,则必与俄战。我国与俄战之仇固结不解,我国之人有一人不与俄死战皆非丈夫!

  夫俄人虐待我中国人已非一日。仆游东三省时,曾目睹此情形。中国人坐火车者,虽已买票,常于黑夜风雨中无故被俄兵乘醉逐下,或打死于车中,华官不敢过问。沿铁道居民时被淫虐者更言不胜言。前年金州有俄兵奸淫妇女而且杀之,地方老绅率村民二百人向俄官理论,非徒置之不理,且用兵将二百人全行击毙。俄官设检疫所于牛庄,纳多金者则免,否则虽无病者亦置黑狱中,非纳贿不放。其无钱而囚死狱中者,时有所闻。

  不但俄如是也,凡亡国之民,如印度、波兰无不如此。各国将来瓜分我中国,其惨状亦何堪设想!我中国人如在梦中,尚不知有灭国为奴之惨;即知解而亦淡然视之,不思起而救之。盖中国人性质,只争生死,不争荣辱,但求偷生苟活于世上,灭国为奴皆甘心受之。外国人性质,只争荣辱,不争生死,宁为国民而死,不为奴隶而生。其性质相异如是,其现象亦各自不同。故各国人敢于出死力亦侮我中国者,皆云中国无爱国心,只知贪生畏死,虽如何辱之,彼亦不敢反抗,即瓜分之,中国人决不敢多言。呜呼!我国人果真如此耶?抑彼族妄言耶?思之当一大痛哭。

标签: